文革记事三则|电筒|冰棍|田螺|收购站

更新时间:2022-04-21 11:38:19 阅读次数:

资讯内容

用微信扫码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文革记事三则(一)突如其来的武斗河西走廊

文革记事三则|电筒|冰棍|田螺|收购站

上个世纪的一九六七年,我还是读小学四年级。那天是一个星期天,我和田螺、德鲁他们几个伙伴在江中门河坝洗澡,我拽溺突然发现水里有一个明晃晃的东西,我仔细一看,好像是一个圆柱体的金属类的东西,我钻出水面透一口气,又钻进水里,把那个东西抓起来起,浮出水面一看,好家伙,原来是一把紫铜的电筒,我把我的收获给几个伙伴看,他们几个也高兴了,这是为什么呢?这个时候田螺告诉我,这个电筒因为它虽然不能用了,但是可以拿到铜仁道坳上那里的收购站当铜卖,这个电筒起码有半斤重,起码可以卖一块把钱。

文革记事三则|电筒|冰棍|田螺|收购站

我赶紧把紫铜电筒里面的泥沙淘洗干净,果然是一个亮晶晶的几乎是新的电筒,这个时候德鲁说,既然这个电筒里面是空的,不如塞一个岩巴蛋进去,增加一点重量,可以多卖几角钱。于是田螺捡来一个如同擂椒形的岩巴蛋硬塞进了电筒里,然后把电筒口锤瘪,然后拿起来摇一摇,没有响声,我们穿起衣裤就去了道坳上废品收购站。收购站负责收购的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头,他接过铜电筒掂了掂,再用吸铁石吸了吸,然后诡秘的对我们笑一笑,不知是怎么的,我们的心突然有点虚了,怕他发现我们的小动作。他居然没有说什么,。就把电筒放在称盘里称,一共是八两,一块六角钱,他给我们一块六角钱,我们乐癫乐癫的跑了。一块六角钱,在在当时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我们准备拿去干什么呢?我们去买一斤买雪枣花了六角钱,那个雪枣啊又多又好吃,我们一个人又买一支冰棍两角钱,剩下的钱打算明天再用吧!

文革记事三则|电筒|冰棍|田螺|收购站

我们几个如同发财似的边吃冰棍和雪枣边来到便水门铜仁饭店对面的时候,这我觉得有点不对头,发现好多的男男女女往瓦窑河方向跑,又只听一阵喧闹,有一个年正在观望武斗的轻人居然从一个石头上往下跳,居然挑在我的身上,把我的冰棍砸得老远,他对我说一声“对不起“,马上就跑远了。这个时候我看到瓦窑河方向有两伙人如同疯了一样拿起砖头石块对砸,听路人小声说是这是这边的“三红派”和那边的“八五派”打起来。远远看去。他们一会儿你冲过去,一会儿他冲过来,反正你来往,不分胜败,不过双方各有几个被砖头血糊淋当的伤员被各自的人扶走了。这个时候突然从西门桥方向一队赤裸着上身的彪形大汉过来了,他们一个个手里都拿一个有半人高的大竹筒烟杆,这显然不是随身携带的烟杆,应该是特制的一种兵器,有人说这是周边“闯将战斗团”的人(闯将战斗团是八五派的一个分支,他们基本上都是附近蔬菜队的人),他们是去支援瓦窑河八五派的,我们正在纳闷,怎么好端端的平时在十字街高呼“只要文斗,不要武斗”的两派人怎么打起来了。这个时一个该瘦瘦的中年人对我们说,现在开始打仗了,你们赶快回家吧!这里太危险了,于是我们几个一溜烟的回家了。

文革记事三则|电筒|冰棍|田螺|收购站

晚上听邻居崽毛说:今天“三红派”和“八五派”在瓦窑河干仗,有几个人被打到河里面去了,可能是那几个人是凶多吉少了。

标签: 电筒冰棍田螺收购站
上一篇:欧文返回更衣室助教提示时间波士顿正值日落...
下一篇:刚刚传来消息他阳性外交部长安哥拉德拉吉...

发表评论